青年报 | 第三批上海政法学院“沪助黔行”实践队回到上海 为贫困地区孩子建立长效辅导机制

时间:2019-08-21浏览:13

原题:公益夏令营能为青少年带去什么

对学生而言,夏日有暑期长假可以放飞身心,也有各种夏令营可以体验生活、做社会实践。青年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现在的夏令营种类中,公益夏令营如火如荼。其开展形式主要是为贫困地区的青少年们送去帮扶,并邀请他们走出家乡,来到大城市参访,从而树立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这样的夏令营形式,能够真正为青少年带去什么?夏令营又能否成为一种长效机制,扩大其作用和影响?本期公益大家谈,邀请多方嘉宾共同探讨。

丰富活动开阔眼界

近日,第三批上海政法学院“沪助黔行”实践队回到上海。回望发生在2000公里外的望谟的故事,他们依旧心潮澎湃。自2017年至今,实践队为望谟学生开设了“经彩阳光”兴趣班,涵盖“少儿经济学”“趣味沙盘”经济学课程,“少儿书法”“少儿绘画”“音乐舞蹈”“钢琴合唱”艺术类课程,“少儿篮球”“少儿足球”“少儿跆拳道”运动类课程。丰富多样的兴趣课程,旨在激发孩子们的兴趣,促进孩子们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与此同时,参加“逐梦飞翔”2019君爱四川青少年上海夏令营的孩子们也在回味这个难忘的夏天。共计30名来自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初级中学和绵阳市平武县南坝中学的学生来到上海,参访了自然博物馆、悉地国际、上海交大、上海汽车博物馆、内江消防中队、宝山宜家、慈怀读书会、浦东图书馆、四行仓库和一大会址等地。据了解,君爱四川青少年上海夏令营始于2013年,旨在让四川品学兼优的特困家庭孩子有机会走出大山,开阔眼界、了解社会,坚定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

无独有偶,“聚爱上海,情暖砚山”圆梦助学上海夏令营也将把云南山区里品学兼优、家庭贫困的孩子接来上海。云南砚山县的十位优秀的孩子们将体验上海城市的生活、参观上海的大学校园、参加社会组织课程学习培养公益心、参观展览馆博物馆学习文化知识、拜访红色故居培养勤奋好学的精神,从而激励他们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努力学习,不再把“考上大学”当作一种奢望,能够回报家人以及所有的爱心人士。

深入大山送去温暖

尽管夏令营的开展方式有所不同,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深入大山,了解学生们的家庭情况。“沪助黔行”实践队队员告诉记者,无一例外,受访学生家庭的屋子都是黑漆漆的。屋里几乎没有电器,阴暗潮湿,卫生条件堪忧。孩子们多因父母病故或者外出务工而成为了留守儿童,要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懂事和独立。虽然看似内向,但他们渴望外界的关心和陪伴。队员表示,他们会与这些孩子们建立长期的结对关系,并为他们找到“一对一”爱心资助人,圆他们的求学梦。

作为2019君爱四川青少年上海夏令营参与学校之一,南坝中学的陈华生老师激动地说道:“公益团队不仅每年都会前往受资助孩子的家中进行深入走访,了解生活所需,还会关心持续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并且与孩子们沟通交流,在情感上支持他们。”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封爱心人士请他转交罗海龙同学的邮件,内容情真意切又自然轻松。他表示青春期的孩子很需要这种像朋友一样与他们交心的角色,“我们老师和家长很难做到”。

事实上,“聚爱上海,情暖砚山”圆梦助学夏令营是为受到资助的优秀学生发起的“助贫困学生出行计划”,可以说是“爱在彩云之南”——资助山区贫困学生上学项目的延续。2018年,景悦公益携手随相慈善基金会成立了这一爱心资助项目,目前已有30名学生获得资助。目前,共有6名学生在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其中不乏县文、理状元。过程中,景悦公益理事长何燕到部分受资助学生家中进行回访,实地查看受助学生的成长环境,对其进行鼓励和心理疏导。

大家谈

●朱月旻? 君爱公益发展服务中心创始人

郑维强? 上海政法学院“沪助黔行”实践队队长

●章超博士、同济大学社会学系讲师

聚焦“当地所需,公益所能

什么样的公益项目更适合初中生?社会又该给予怎样的支持?记者采访了学校、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和社会组织等相关人士,就此展开探讨。

1:您觉得公益夏令营和普通夏令营之间,最关键的区别是什么?

商业元素低,人情味十足

朱月旻:参加公益夏令营的都是长期受到资助的学生。除了经济资助以外,我觉得能够让他们具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并培养看待事物的观念更为重要。此次夏令营,我们还邀请了从农村里走出来、在上海工作甚至创业者为他们做分享。我们希望他们明白:成长路上总有困难和挫折,要自己努力地走好每一步。此外,我们还深入了解学校教育和学生自身的需求,不断优化夏令营课程,尽量贴近实际学习需求、让学生们获得最有效的成长收获。

郑维强:普通夏令营带有一定的商业目的,公益夏令营则不会如此,它的特点体现在其他方面。我已经第二次参加“沪助黔行”实践队,每次临走的时候,学生和家长都很依依不舍。我们回来以后还会经常联系,他们常问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我想这是普通夏令营不能带给我们的感触。

章超:公益夏令营的“公益”二字,说明这是一种费用低、免费或者是公益性收费的夏令营;提供教育服务的往往是公益机构或者是志愿者,其组织方式也有所不同,以公益机构与相对固定的学校之间的定向合作为主。而普通夏令营的收费带有营利性质。可供选择的夏令营的种类更多。

2:您认为公益夏令营能真正给青少年带来怎样的收获?

提供教育扶贫和梦想教育

朱月旻:第一,学生们会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备感温暖。这是他们非常渴望的,也有益于其心理健康。我们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被社会遗忘的群体。第二,我们也在推广公平教育,对山区缺失的资源做补充。并且我们也在和山区学校进行合作,让他们也感受到社会力量的支持。第三,我看到有的夏令营志愿者为学生带去艺术、体育方面的课程,我觉得这可以由学校推荐,让有天赋的学生得到这方面的专业培训。

郑维强:我了解到第一批“沪助黔行”实践队准备课程时,不仅有课外兴趣课,也有课内文化课。大家发现15天短期支教内,文化课开展效果不明显。所以我们在第二年转换了思路,聚焦于课外兴趣课,就是想在暑假给他们带去不同的体验,开阔孩子们的视野,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事实证明,这样的课程更受孩子们喜欢。

章超:从这几个公益夏令营的情况来看,它们带有一定的扶贫性质,类似于教育扶贫和梦想教育。参与学生可以增进知识和技能、开拓视野、激发创造力等。而那些来自山区的品学兼优的学生,通过在城市的体验开拓了视野,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种种生活可能性和机会。这类似于一种激励式的教育,通过让学生看到与他们日常学习、生活环境的相异性,来激发他们改变自身未来境遇的动力。我个人认为,梦想教育是一个方面,它可以是短暂的、瞬时的。对于学生学业和精神的常态性支撑和鼓励更为重要,不管它们是来自学校、家庭还是社会。

3:您认为夏令营如何突破时限,成为一种长效、常态化的机制?

借助远程线上课程

朱月旻:其实这些孩子们平日的教学课程也非常紧张繁忙。所以平时我们会根据他们的课程表,在其可利用的时间提供一些远程教育。

郑维强:根据望谟中小学缺少专业心理辅导培训师的现状,我们已经找到了我校教授,为他们开展了4个专题的线上心理培训课。返校后,我们还会延续这种课程形式,把频率控制在半月一次甚至一月一次,让彼此联系得更加紧密。

章超:我认为可以考虑以公益夏令营为项目初始点,通过与基金会、当地教育部门和社区、返乡大学生等主体的合作,从而发展出更为长期的、常态性的教育帮扶项目。

阅读原文

返回原图
/